7*24小时安装服务热线:15928123713
最让Oracle、腾讯云、用友、鹏博士担忧的对手是……
发布时间:2017-05-09点击量:451次字体大小:

   没人会否认云计算这个大时代的来临,而我们所感受到的还不止于此。伴随着云计算而来的还有企业管理变革,精细化运营思想和企业服务的更优场景化实践。

外有OracleSAP享誉全球,内有用友、金蝶独霸一方,BAT巨头又借着云计算的大举进军TOB领域。企业服务进入一个新的时代,这些大佬们看到的,还有什么?而Oracle、腾讯云、用友和鹏博士在这个巨变的时代,又都发生着哪些改变?

谢岳峰:市场在“逼着”我们前行;

杜宇:用友内部则在场景、技术和生产三个环节发生着巨大变化;

赵辉:通过近20年企业观察来看,目前国内企业的需求都在发生一次非常深入的体制性的变化,而我们也正成为下一时代的缔造者;

潘杰君:我觉得最大的挑战,就是整个生态的改变!

我们可以很容易地看到,中国正从制造经济向消费经济转型,在这样的转型过程中,企业内部发生了非常剧烈的变化。随之而来的,各大企业服务厂商也迎来了变革。那么,你们所感受到的,自身企业的变化是什么样的?

谢岳峰:其实我和在座的三位前辈还是不太一样。虽然腾讯目前已经是全球市值第十的公司,但在TOB领域,我们还并不算资深。从发展时间来看,腾讯云仅仅成立了六年时间,还只是TOB领域的新兵

但尽管如此,我们却有着很大的决心。互联网的发展让我们看到在企业服务领域的巨大机会,我们决心在这一领域为用户提供更多价值,这使得腾讯这样一家在社交等领域已经非常出众的公司,近年来在企业服务、云计算领域投入了不少精力。

可以说,是市场逼着我们往前走,并取得了今天的成绩。

杜宇:整体来看,用友发生了三个方面的变化。

1场景方面的优化过去,我们做ERP,所以以内部管理为核心。而在六年前开始,我们将转移了一些精力到供应链,将服务提供给更多最终消费者,以此帮助客户。从这一点上来看,我非常同意腾讯云谢总所说的,市场需求在倒逼我们作出改变。

2技术维度的优化正如大家所看到的,互联网时代和云计算时代让诸多厂商作出改变,我们基于新的技术也有了很大变化。我们所推出的云化产品就要通过云计算相关的技术来支撑,所以,技术也有了很大变化。

3生产的优化众所周知,过去,用友很多产品都是自己做,然后卖给用户。但在现在这样一个充满丰富服务、碎片化需求的时代,我们发现,全靠自己做是不行的,需要通过生态和开放的合作伙伴一起共享经验。

赵辉:这个话题非常有代表性。从我个人近20年的企业观察来看,目前国内企业的需求都在发生一次非常深入的体制性的变化。

我们可以看到,过往的十年、二十年里,在企业完成信息化改造的过程中,产业链是非常完整和完善的。但由于各种因素的影响和冲击,比如云计算、大数据、移动互联网等,企业需要一个全新的服务体系。

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能感受到,SaaS现代化的背后是意义深远的,整个企业级市场的格局再造已经开始了。也正是因此,才会有崔牛会和在场的每一位大咖,这几年里不断在这个平台上一起改变规则,塑造企业级市场的新格局。我想,我们也是下一个时代的缔造者。

潘杰君:老实说,甲骨文和腾讯云是差不多的进军云计算的步伐。我们从开始部署云战略到今天,大概是八到九年,真正地面向市场是三年时间。这三年,每年都在发生变化,且变化得非常之快。

从我的角度来看,除了我们内部的改变之外,我们对于人才资质的考核,对于内部流程的需求、产品需求都发生了很深刻的变化。正如此前,我的同事谢鹏所说,现代的,到底是什么?我们的产品到底要是什么样的?这都经过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我觉得最大的挑战,就是整个生态的改变!

过去,我们更倾向于是一个传统的服务商。甲骨文的产品都是所谓的TOB级的,并且我们的TOB可能是属于一些高端的TOB需求。

而现在,我开始参加更多的论坛,为什么呢?因为我发现云的生态和过去所谓的本地部署不一样了。我个人觉得,从甲骨文的角度来看,除了云,除了产品,除了市场、营销之外,最大的变化就是生态。

在上一个问题中,谢总谈到了生态,能否更深入谈一谈,您对生态的看法?

谢岳峰:其实腾讯有两个核心战略。外界看到腾讯,好像在投资各个领域的各类企业,做各种各样的产品,但实际上,腾讯只做两件事情:连接和核心内容。当然,在连接一切的过程中,我们发现自己需要生态,这是我刚才谈到的,一个很重要的变化。这个市场的需求让我们网TOB的方向发展。

举个例子,十年前,腾讯的产品还只是小孩爱用,比如打打游戏、聊聊天。在PC互联网时代,腾讯整体是QQ娱乐化的。

当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,我们推出了手机QQ,也有了微信。这时候,我们发现,过去大家运用互联网是玩一下QQ,打打游戏,而现在已经截然不同——你生活的方方面面都离不开手机了。

从娱乐过渡到生活,现在的互联网已经包括了生活的方方面面。

比如过去需要排队挂号,现在可以微信预约挂号;过去需要人跑很多地方盖很多章,才能拿到港澳通行证,而现在只需要在微信发一个申请港澳通行证的请求即可。

这都是由于我们的合作伙伴做好了与各个系统的接口。我们让过去很传统生活中的一个场景,可以用移动互联网的手段来解决,这其中经有着很多合作伙伴参与。包括政府、公安局、快递公司等等。

这时候,我们发现,不能再只对C端服务了,只是C可能永远做不到那个场景,如果没有合作伙伴开发和公安、快递公司的对接系统,就很难实现,因为腾讯自己是不会做的。

你们在变化过程中,遇到的最大的挑战是什么?在企业变革的过程中,很多都做了极大的牺牲,甚至推倒重来,甚至断臂求生,你认为最难改变的是什么?

潘杰君:对于这个问题,我觉得是很大的挑战。从一开始,我们就在考虑,我们的人是否有这样的能力和心态去转变?另外,我们也问很多合租伙伴——你愿意转型吗?因为转型,除了能力之外,心态也非常重要。因此,对于我们来说,其实是整个过程中最难的一点。

企业转型过程中,往往会有很多包袱,而甲骨文则是推倒重来。这其中甚至包括我们一些赫赫有名的传统知名品牌软件,我们也将其推翻,重新推出一套云的软件。

我们经历过销售很不同意的阶段,也有过客户非常沮丧,但我们始终没有放弃。因为现在云的世界就是创新和持续,还要快速部署,这几个元素,过去的传统软件是没法达到的。

因此,我们必须要在方面下很大功夫。当然,这里的,也包括我们的客户。我们会告诉客户,如果你想要买一款软件,就买云应用,它一定能让你满意。

赵辉:我的答案是心态和模式。

鹏博士集团耕耘市场的二十年来,有了接近18万家企业合作,全国208个城市接入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的确看到很多企业在这个过程中,心态没有转变。而心态又与新的商业模式,二者关系紧密。

我们能看到,以BATOracle、微软为代表的巨头们,在新的时代又卷土重来,创业公司很难在资源等方面与他们媲美。这时候,创业公司的心态应该是怎样的?

我们发现,很多企业都选择去弥补自己的短板。但实际上,补短板的代价非常高,且成功概率比较低。所以我建议同行们,公司还没彻底成长起来的创业家们,需要有好的心态与产业链上下游合作,而非简单的竞争和上下游的甲乙方关系。把资源拿出来,共同打造生态,共同经营市场才是良策。

过往的商业模式非常碎、非常细,每一个厂商之间、上下游之间,多方之间都是甲乙双方的合同关系,整个项目质量、交互过程、用户体验非常糟糕。

鹏博士的观点是:将自己的优势资源和其它合作伙伴进行整合。无论是地面部队还是空中部队,都需要以服务将产业间的合作伙伴联合起来,面对不同的市场提供统一的客户服务,在达到商业目的的同时,再进行利益分配。

我想,这样对于我们新锐创业者,以及从传统软件集成、开发走到PaaSSaaS的企业家们来说,有着很大的益处。有一个好的心态,一定会再走出一家Oracle

杜宇:要说用友最头疼的问题,我认为有两个:第一个是融合,第二个是SaaS价值化问题。

第一个问题在用友公司存在,不知道在Oracle或者其他企业是否也存在。用友做传统软件起家,拥有几百万的客户群,这个客户群怎么融合新的应用?

软件的云化是我们最有力的支撑。所以,怎么融合原来的优势和基础,找到新的增长点,这是用友需要解决的问题。

第二个问题也不难理解。我们有很大的用户基数,如果我们完全抛弃以前的软件端直接做云,却又不能把客户的价值桥接过来,是对客户的不负责。

大家都在提云化,谈SaaS。我们对SaaS的价值预估,其实还是按照软件计费的收入价值。对于投资人来说,他们有自己的价值观,但是如果回归到现金流,这就是一个眼前的问题——靠什么支撑?SaaS到底用什么衡量?收入、未来预期?如果同一个场景有N个伙伴在做,那么SaaS化的评估体系,该怎么尽快完成价值转化?

所以,在我看来,融合与SaaS的价值化,是所有人面临的问题,也是在SaaS领域、在TOB领域里,所有人需要考虑的问题。

你的公司所面临的,最让人头疼的竞争对手是谁?

谢岳峰:在我看来,这个市场足够大,不论在国内还是国外,这都是未来IT发展的方向。所以,我列出来的,应该是在这个市场上能和我们共同成长的,让我们尊敬的友商。

从国内市场来看,阿里云和腾讯云一样,已经具有较大的体量,积累了非常多的经验,在大数据上也有了较多的积累,我认为阿里云是我们最尊敬的友商之一。

当然,腾讯凭借在过去十几年内的发展和积累,即便切入到TOB市场,也能快速成长起来。所以,我们也能看到,腾讯云这几年的爆发力非常强。

从几个研究机构的数据来看,我们已经排在国内公有云的第二位。尤其是在视频云、游戏云、互联网的APP支撑上,我们都排在行业前列。去年是直播的元年,腾讯云在各种直播平台的市场占有率是最高的。

如果政策开放,另外一个非常值得我们尊敬的对手则是AWS。除此之外,近来还有一个新的值得尊敬的对手,是华为。

潘杰君:甲骨文有IaaSPaaSSaaS层的很多产品服务,每个层面都不一样。总的来说,如果一定要说一家让我们头疼的对手,那就是美国的微软。我相信这是一头沉睡的狮子,尽管它在SaaS方面还没有觉醒,但它有了这个能力。这其中就包括它怎么动用其Office的能力等等。我觉得它或许是甲骨文的一个隐忧。

SaaS 市场百花齐放,从我们遇到的国外企业来看,我比较担心Salesforce的崛起。尽管它在中国市场业务并不算多,但因为品牌效应,用户对于Salesforce高度认可。所以,我认为Salesforce是一个非常有挑战性的对手。

放眼国内,销售易、北森等公司的崛起,我们都在关注。传统巨头用友、金蝶也是挺可怕的对手,他们有一定能力,能对我们造成更大的威胁。

赵辉:鹏博士集团的生态比较多元化,在鹏博士的企业市场端,我们很尊重的国际化公司是微软。我们也能看到,微软做得比较大——它们是云+端的业态,厚积薄发。

从国内来看,我们非常尊重华为和阿里。从企业基因来讲,对鹏博士未来市场的挑战,可能来自于华为的压力更大一点。

杜宇:我认为用友最大的竞争对手,是不靠软件收入的公司。

我有一次去苏宁做交流,苏宁老大说,颠覆掉我们的一定不是国美,因为我们和国美的商业模式是一样的,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。他认为,最可能让其无路可走的是京东和阿里巴巴这样的公司,因为它们是靠新的模式颠覆我们。

过去我们做传统软件,现在开始思考SaaS,但最终还是靠软件服务化去产生公司。如果有新的公司,它不靠软件、不靠SaaS运营,而是靠业务运营,靠客户流量、靠更多软件以上的综合服务来颠覆,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!

试想一下,你赖以生存的现金流模式,别人却让它是免费的,达到更高维度的降维打击,你一定会受到很大的冲击。

返回列表 >>
分享到:
为您推荐
30
分钟响应操作
2
小时上门服务
7
24小时服务
36
服务网点